一位不能忘却的优秀老师
    何华 来到鸭溪中学后水河边,我想起了一位老师——何旭初。也许,今天的遵义教育界、甚至鸭溪中学,知道何旭初这个名字的人并不多,更鲜有人知道是何旭初和他的同事们的无私奉献,曾经创造了鸭溪中学的辉煌,使这所普通的区级中学一度盖过遵义县一中的风头,成为当年众多黔北学子向往的中等学府。因此,我认为鸭溪中学、甚至遵义教育界,都不能忘却何旭初——一位优秀的中学老师。 何旭初一生热爱教育。何旭初18岁参加教育工作,先在鸭溪小学代课教语文和算术。遵义县文教局局长周楚书到鸭溪小学听课时,发现他有潜力,就对一起听课的学校领导说,“这个年轻人是我们教育战线上的佼佼者,一定要好好培养”,并于1953年将其推荐考入贵阳师范学院数学科学习,毕业后分配到正安县任教,参加组建正安中学。在遵义地区的一次教研会上,周楚书局长得知何旭初在正安任教,就向当时的地区文教局领导反映,要求将其调回遵义县工作,随后,何旭初调回遵义县安排到南白中学教数学。往后几十年间,何旭初老师在遵义县几次变换工作学校,都长期担任高中毕业班数学教学任务,有学生近万人,教育研究硕果累累。现存教研文章近百篇,其中37篇在国内各大学术刊物发表,影响较大的有《浅谈一题多解的教法》(华南师范大学数学研究〔1985〕12期)、《指导自学、加强巩固课的尝试》(华东师大数学教学〔1959〕第五期)、《浅谈复合函数导数的教学》(贵州教育〔1982〕第五期、《抛物线的参数方程及几何意义》(湖北数学学会与华中示范大学合办教学通讯〔1990〕第11期)等。遵义的教育事业成就了何旭初,何旭初的一生也见证、反映了遵义中学教育的发展,一定意义上讲,何旭初的教育生涯也是建国50年遵义基础教育的一个缩影。 纵观何旭初的人生经历和他对遵义教育的贡献,我们或许可以把他的一生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何旭初投身教育事业,遵义基础教育大发展阶段。这个阶段从1950年到1965年。何旭初1950年刚满18岁,到鸭溪小学任教,1953年被组织推荐考入贵阳师范学院数学科学习,1955年大学毕业被举荐参加筹建正安中学,1957年又奉调刚成立的南白中学任教,上世纪60年代初任南白中学教导主任,这一阶段何旭初个人从一个涉世不深的毛头小子成长为一个中学骨干教师,先后参与、经历了两所县级中学的筹建,这对一个立志献身教育事业的年轻人来讲,无疑是十分幸运的。第二 阶段是何旭初与遵义教育的苦难阶段,这个阶段从1965年何旭初被错误处理到1977年。1965年何旭初在“四清运动”中惨遭极左路线的迫害,被“双开”并劳动改造7年,这期间他不气馁、不沉沦,甚至还反复告诫前去看他的亲人和学生:要相信党、相信政府,问题终会有搞清楚的一天,他始终坚持着自己的理想和信念,坚守着自己对教育事业的热爱。1972年他刚走出监狱,又遇到农村开始重视教育,各地都在大办“戴帽”中学,他应邀到新坪中学代课,1976年到鸭溪中学代课。大难过后,他仍一如既往地热爱教育、热爱学生,他拿着代课教师的工资,以一个正式教师的工作责任心和职业道德,兢兢业业做好自己的工作,赢得了广大学生和家长的爱戴。第三阶段是何旭初与遵义教育的辉煌阶段,即从1978年平反昭雪到2005年他去世。1978年落实政策平反后,何旭初安排在鸭溪中学工作,因教师紧缺,他担任了5个高中班的数学教学,还任教导主任支持全校数学教研工作。他白天上课、主持教导处的工作,晚上备课批改作业,通常是家家户户都关灯了,何旭初老师家的灯还是亮着的。师生们都说,“何旭初老师的确是鸭溪中学的一头老黄牛”。 有付出,必有回报。由于何旭初他们一大批老师的倾情付出,鸭溪中学一度引领遵义县的中学教育教学发展,高考成绩一度全县领先。何旭初本人在这期间多次承担省、地级优质课、公开课授课任务,在全省、全地区为高中毕业班数学教师介绍经验。1979年至1985年连年被评为县级先进个人、优秀教师,1980年出席贵州省文教系统先代会,1983年获遵义地区先进教育工作者和贵州省“为人师表”先进个人光荣称号。《贵州日报》1981年12月22日以《勇挑重担的共产党员——记优秀教师何旭初》为题对其先进事迹作了专题报道,1987年,他受聘遵义县首批中学高级教师,其师德师风和教育业绩得到了学生和家长的充分认可。 何旭初老师一生不嗜烟、不嗜酒、不嗜赌,唯独嗜书如命、嗜教书育人为命根子,以“上课为最大快乐”。上世纪90年代退休后,他仍然老骥伏枥,壮心不已,时刻关注遵义教育教学的改革发展,为提高中学教育教学质量建言献策,在病故前两个月,还在讲台上为即将参加高考的学生指点迷津、辅导学业。就是在这堂课上,他发病被送往遵义医学院。住院治疗期间,同事、学生们去看他,发现他还在病床上备课。大家劝他:“何老师,你都70多岁了,该休息得了。”他却 说:“让我还上两年吧,我喜欢上课,凭我的精力还上两年没问题。”经医院检查,他肺上积满了粉笔灰,肺癌由此引起。两个月后肺癌夺走了他的生命,终年73岁。 何旭初老师去世后,原遵义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县教育局长张启华老先生这样评价他:“旭初对教育工作十分认真负责,授课总是深入浅出、细致入微,对学生的作业总是全收全改,精批细改,辅导学生总是谆谆教诲、不厌其烦。”“鸭溪中学的辉煌是一个教师团队共同努力的结果,何旭初是这个团队骨干中的骨干,是功臣。”这是对何旭初老 师一生教书生涯的总结。 何旭初老师是遵义这方水土养育的一位非常优秀的老师、是遵义传统文化造就了一位优秀老师。他虽然已离开我们十年了,但他为遵义教育事业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他对教育事业的无私奉献和对学生的无尽爱心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后来者,那些当年从鸭溪中学走出大山的寒门学子,对何旭初老师及他们那一代人的高尚品德更是铭记于心,没齿难忘。 文/图罗星汉罗逸 我是一粒米,来得不容易;春天整苗床,覆膜育小苗。秧苗慢慢长,铧田开始忙;稻田打整好,牛息人移秧。不怕太阳晒,不怕风雨狂;躬身往后退,秧苗成诗行。栽完不算了,还要防旱涝;害虫来侵犯,农药赶其跑。一晃几个月,丰收开始望; 稻穗沉甸甸,笑得弯了腰。弯腰把稻割,大斗把谷装;再借太阳晒,晒干送米厂。机器轰鸣叫,精米封成包;扛米回家里,煮饭饭自香。再炒几个菜,全家吃个饱;身体长得棒;来年再插秧。米饭实在香,辛苦少不了;一定要珍惜;节约每颗粮。
版权所有:驻马店中学校园网  技术支持:驻马店中学校园网教站
黔ICP备09001478号